您的当前位置:ede:field name='position'/}

榆中巴石沟:北山人“走西口”的路

导读:榆中县位于兰州市的东郊,南北山区历来几无互通。榆中的北部山区,那里群山连绵、沟壑纵横,土地贫瘠,物资匮乏。可以说那里是村村社社初一皆祈雨,男男女女见云展眉头。榆中
榆中县位于兰州市的东郊,南北山区历来几无互通。榆中的北部山区,那里群山连绵、沟壑纵横,土地贫瘠,物资匮乏。可以说那里是村村社社初一皆祈雨,男男女女见云展眉头。榆中北山人主要往西穿过巴石沟进入宛川河流域的市郊川道,从甘肃省会城市兰州出发走向全国,以至世界各地。所以说,巴石沟是榆中北山人“走西口”的路。不做困兽斗,只得走出沟。只有走出大山,才能丰衣足食。如果出了巴仕沟,那么天下任我行。有句话说“北山无天下人,而天下有北山人”,一点不假。 进入沟内,山重弯多,坡暗路明。此沟远离村庄,植被破坏很少。野兔守山,山鸡唱寒,红柳迎风笑。拧条甩翠,茵陈如毡,芨芨草列阵。山顶白云悠悠,风来也不去。四季蓝天茵茵,一尘不见染。石旁涧水潺潺,蜿蜒似带。岭头狼毒花艳,栉风沐雨。的确沟中无甲子,寒尽不知年。 这些穿越巴石沟“走西口”的人基本上来自园子、上花、哈岘、贡井、中连等乡镇。当中有能工会算,敢闯硬拼的土工头;有誓断穷根要翻身的放羊娃;有坚信“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”的梦醒人;有三餐不继,难娶媳妇的庄稼汉;有不甘贫穷,绝地反击的超生游击队;有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的寒门学子群。说走就走,你有我有,风风火火去闯九州。她们一个个以北山为根据地,为了要开辟人生的更大战场。“孩儿立志出乡关”,走向巴石沟,甩去彷徨、惆怅、胆怯,“学不成名誓不还”。走路选大路,西进兰州城,掏出刚强、勇敢、不屈,“我自横刀向天笑”。山高哪阻白云飞,翻过重重山,走尽个个弯,挥汗、挺胸、咬牙,“老天饿不死动嘴的鸦”。 这条紧临沟地的路,是庄稼人抛却汗臭、华丽转身的路;这道生态原始沟,是北山人果敢断奶、扔掉母衣的沟;一个个弯,挡不住穷苦人改革开放、走出大山的决心;一道道坡,吓不住山里人创业致富,决胜小康的壮志;穷则思,思则变,变则走,走则通。“走西口”,上兰州,坐火车,乘飞机。甘宁青新陝、荆楚北上广,只身白手去闯荡。这条东进西出、西进东出的穿沟路,是浇灌北山土地的大动脉。山里人一旦走出沟,就可蚕蛹化蝶、鱼跃成龙。男丁自力更生,不思啃老。女儿不惜红妆,铿锵上阵。说来这条路也真怪,是北山农民切切实实的一条“福”路,因为虽然路窄却很少闻车祸,尽管石险却几无曾伤人。 这条路,也不乏几缕历史的风烟从这里升起,袅袅向上化入浩瀚的九霄:大唐玄奘离长安入陇东、翻车道岭出巴士沟、过黄河去西域各国。明末李闯王饮马沟涧、扎营起兵。民国时兰州水北门弃暗投明筹备靖远起义的军火骡马队,爬雪山过草地会宁会师的红军将士,无不从金崖巡沟而行。还有抗日期间,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王稼祥从苏联回国,乘车经兰州穿巴仕沟去延安。刚抵达金崖沟口就遭遇一伙人的武装袭击,有惊无险,当时还以为这伙人姓蒋。老辈人叫这条路为兰延路(兰州---延安),如今为309国道的一段。 另有版本传说,已经故去的青碾曲子的老保长张映宸,小岔岭的大户展迎福,古窑湾的绅士魏汉杰等等,为了凿宽这条后北山人与山外世界相通的身命脐带。弃官者有之,散财者有之,舍子者有之,……。不能不说,他们是北山辽阔苍穹里一颗颗灿烂耀眼的明星,熠熠的光彩始终昭示着后人砥砺前行。 目前,这条路又在拓宽拔直、劈石护坡,小西口要成大通途。北山人的“走西口”也是“四轮定位”了,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”。商品马铃薯、合作社兰园百合、生态中药材、圈养小尾寒羊等等早已成了“走西口”的主角。北山人民的中国梦毅然开上了快车道。 责任编辑:网编
CopyRight 2006 2010 榆中新闻网 YZXNEWS.COM
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 甘新办 许可证编号:6201102
中共榆中县委宣传部主办 技术支持:中国甘肃网
新闻热线:0931-5221230 图片征集 : yuzhongnews@126.com
地址: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兴隆路275号
陇ICP备10200438号